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要闻 >文章

通吃体制内外的寡头中学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 路过蜻蜓黄瑞勇 作者:黄瑞勇 时间:2019-09-20 文档编号:15689840594474

精彩导读

 

“当全省的优质生源被人为集中到个别学校,这绝对是一种负和游戏。”

 

衡水中学、镇海中学、郸城一高、绵阳中学......这些地理位置并不算优越的超级中学,因高考成绩优异,被无数人当成励志的典型而津津乐道。抛开高考成绩不说,光看这些中学的军事化管理、分秒必争、苦读不辍,似乎应该值得大书特书。

 

但世上难有多赢的局面,一校功成百校哭。摊开超级中学的背景板,会发现中国各地的教育比拼,已经由传统县中的春秋争锋,逐渐转入超级中学的战国一统。衡水中学光鲜的背后,是消灭了河北绝大部分传统名校的残酷事实。我们不妨来看看1949-2002年间、北京大学在河北招生数排名前10的中学:(依次为:石家庄1106人、唐山177人、石家庄271人、辛集中学69人、邯郸158人、张家口150人、沧州145人、秦皇岛145人、保定336人、保定131人、邢台131人)。

 

翻看这份名单,发现如今除了石家庄2中尚在苦苦抵挡支撑之外,其余的已基本被衡水地头的中学所击溃。与当年未进榜单的衡水中学成长为超级绿洲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河北其余地市的中学水土日益流失,走向荒漠化甚至成为不毛之地。究其原因,就是衡水中学每年把河北各地的中考尖子,通过各种手段,尽可能罗致麾下。如此一来,衡水当然强者恒强,只是苦了其他的地市。就连省会石家庄都只能长吁短叹,一筹莫展。

 

同样近几年,湖南4大名中(准确的说,是长沙4大名中),在各种竞赛中成绩晃眼;进入清华和北大人数在全国范围内都名列前茅。然而长沙4大名中(长郡中学、雅礼中学、湖南师大附中、长沙1中)辉煌的背后,是湖南各地其他中学的沉沦贫瘠。同样看1949-2002年间、北大在湖南招生数排名靠前的中学:(依次为:长沙1130人、湖南师大附中106人、岳阳154人、邵阳245人、益阳140人、长沙雅礼中学37人、郴州135人、澧县134人、岳阳县133人)。

 

可以看到,岳阳1中、邵阳2中、益阳1中、郴州1中、澧县1......曾经和长沙学校平起平坐的无数传统地级名校或县中,在长沙4大名中的盛宴上身影已摇摇欲坠。

 

如今的四川,每年高招清北的名额,基本由6校列强从容瓜分。四川6校,被成都和绵阳平分秋色,各得3所。成都为479中,其中成都7中匹马领先。绵阳有绵阳中学、南山中学、东辰学校,隐隐然和华西第1城——成都分庭抗礼。而翻看1949-2002年间、北大在四川招生数排名靠前的中学:(依次为:成都7138人、成都469人、成都965人、成都1243人、南充高中41人、自贡蜀光中学39人、资阳中学35人、乐山134人)。

 

我们惊奇地发现:由于城市地位的鹤立鸡群,成都尚能保持对四川其余地区的教育优势。绵阳3校则成功效仿了衡水的做法。在异军突起的同时,也把其他传统名校:南充高中、蜀光中学、资阳中学、乐山1中等,一一挑于马下。

 

在教育大省浙江,近年来,镇海中学稳居高考战役的大赢家之列。和更注重学生全面发展、毕业生更受名牌大学青睐的中国顶级中学——杭州2中相比,镇海中学集团在高考成绩方面胜出一筹。只是看1949-2002年间、北大在浙江招生数排名前10的中学:(依次为:杭州高级中学88人、杭州274人、温州中学58人、金华155人、东阳中学54人、台州中学54人、宁波效实中学51人、杭州外国语学校48人、瑞安中学43人、慈溪中学42人、诸暨中学42人)。

 

镇海中学和近年高考表现也相当出色的杭州学军中学,彼时并未进入上述榜单前10名。为何区域环境在浙江相对并不出色的镇海中学(当地有重化工企业),能有如此上佳表现?原因不外乎镇海几乎倾全区之力,把镇海中学当成核心品牌来经营。镇海中学集团通过附属的民营学校:蛟川书院,面向全省掐尖各地初中头部生源。精英们源源涌入的结果是,2019年浙江高考前10名中的7人、前20名的14人、前50名中的24人,竟然同出自镇海中学。要知道,浙江全省共有普通高中526所,单单镇海中学占据如此显赫之地位,绝对太令人匪夷所思!有人说,官方公布的镇海中学每年在全省招生数不到百人,其整体的高考成绩主要靠教师和本地生源所支撑。但稍微一思考就明白,这不到百名的浙江各地最顶尖精英平日和普通学生一起训练切磋,对普通学生的激励、带动、提升,以及视野的开阔是颠覆性的。此外,大部分人没意识到的是,由优秀学生来促进带动普通学生,效果往往比教师来教好了太多。这,才是镇海中学近年飞速向前的决定性因素。

 

如此一来,那些醉心搞素质教育的中学:比如大名鼎鼎的杭高、比如培养了屠呦呦的宁波效实,就被这种针对性极强的高考强化备战逼向悬崖。要知道,渐力不从心的杭高,可是名列江浙4大名中的百年老校、民国年间的浙江省立第1中学——李叔同、鲁迅、徐志摩、郁达夫、丰子恺、潘天寿......这些光芒四射的顶尖人物,都是杭高的校友。

 

浙江向被称为文化和教育大省。北大历史上最出名的几任校长:蔡元培、蒋梦麟、马寅初,国立清华大学首任校长罗家伦,都出自浙江。在浙江星罗棋布的学校里,如果一所中学能在高考上如此碾压其余中学,至少说明浙江的基础教育水平极其不平均、没有达到真正教育强省“百花齐放”的局面。越是百花齐放,教育才越有生命力和竞争力。

 

同处长三角,在优质生源属地化保护方面,江苏显然比浙江做得好。江苏不允许学校跨地市招中考生(除去南京师大附中有1个省招班)。这样,很多传统名校乃至县中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如今仍灿烂辉煌。江苏的海安中学、如皋中学、宝应中学等县中,其高考成绩在大省江苏依然位列一线。比起浙江,江苏的顶尖中学,分布的地域更广、也更为平均,为消除地区之间教育水平的差异起到了重要作用。不仅如此,江苏教育水平高的标志,在于社会整体(包括家长、学生、学校、政府)对教育都有高度的共识,信赖那些将心血倾注于教育上的传统名校。这样使得在其他省份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补习班,在江苏只能充当配角。想想也是,天下哪有一直把零食当主食吃的人?再说了,在正式课堂上学得扎实而非补习班里跑得欢,会深远地影响学子的一生。毕竟,进了大学,学习当然也是以课堂教学为主,不会有什么补习班之类。所以江苏的学生,在高校里进一步深造时就如鱼得水,容易脱颖而出。


衡水中学之灿烂远非个案。在衡水横空出世之前,其前辈湖北黄冈中学其实早已铸就内地中学熠熠生辉的神话。只是后来黄冈中学因生源下滑、师资流失、高考试卷改革,故而神话没有一直延续下去。对本省优质生源进行割韭菜般的抢夺,是寡头中学们的共性,也是如今衡水中学们辉煌的真正原因。衡水们所过之处,各地顶尖生源几乎寸草不生。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所谓的教师呕心沥血,所谓的分秒必争,所谓的口号强心......都在其次。试问如今之中国,哪家中学高三的教师不呕心沥血?哪家中学的高三学子不分秒必争?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本地的优质生源连肉带汤都被人家悉数刮走之后,你教师再怎么努力,能奈成绩何?

 

衡水系成功之后,当然想把名牌输出到全国各地。在教育资源相对缺乏的云南,衡水如愿以偿。然而在教育大省浙江,衡水扩张之路却沟沟坎坎。浙江平湖曾想复制衡水系在河北之辉煌,因种种原因不了了之。但衡水的做法,显然激发了浙江本土豪强的效仿之心。有消息称,镇海中学即将在台州开出分校。从市场化的角度说,教育寡头化对寡头个体而言当然回报不菲,只是苦了那些在本乡本土一直坚守初心的单体中学。

 

和衡水中学齐名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走的是另一种教育模式。毛坦厂的生源,远远不及上文所提的重点中学们。毛坦厂之所以名声大噪,是他有机会帮助草根子弟脱胎换骨。这些草根子弟,凭自己的不懈努力,考上不错的大学;在层级日益森严的社会中保持着个体向上突破的尊严。比起其余掐尖的高考工厂来,底子最薄、生源最弱、同时成绩也最不显赫的毛坦厂,更应该受到社会的尊重。

 

同样耀眼的内地县中,还有河南的郸城1高。这所县中,据说今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子竟然多达43人(去年是37人)。43人的数目,完全不输给一线城市的顶级高中。郸城1中崛起之后,令整个河南乃至中国都刮目相看。

 

静下心来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让各地的中考尖子生们,抛却故土、趋之若鹜地涌向衡水、镇海这些条件算不上优渥的地方?其实站在孩子和家长的角度,为了将来能进一所好大学,在人生的竞争过程中尽量把握主动,他们的选择当然没错。此外,衡水和镇海们对各地优质生源的白热化抢夺也无可厚非。但站在社会整体的角度,当全省的优质生源被人为集中到个别学校,这绝对是一种负和游戏;因为它摧毁了地区间教育平衡的生态系统。从某种角度上说,衡水中学这个品牌,是全河北的地市把自身最好的苗子拱手相送之后所共同打造的。

 

虽然这些在各省高考季叱咤风云的寡头中学,也声称自身注重全面的人才培养,阐述自身和其他学校并不相同的教育模式。但事实上,他们基本都有动辄数千人的高考生规模。除了毛坦厂,基本上都在全省掐尖招生,甚至有省外生源慕名而来。通常寡头中学们对时间管理会运用到极致。每位学生从凌晨起床到夜里就寝,对时间的利用几乎都以“分钟”为单位计算。最关键的是,寡头中学们深谙中国国情,通常既拥公办身份又有民办身份,既有钱又可以突破招生藩篱,真正做到了通吃体制内和体制外,让单一建制学校无法抵挡。寡头中学们尝到甜头之后,益发体验到马太效应的魅力,不仅走集团化教育之路,更向全省甚至全国输出自己的模式。这种结果,对整个中国社会而言,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参考资料

 

1、《无声的革命 北大、苏大学生社会来源研究 1949-2002》,梁晨、张浩、李中清著

 

2、《瑞路中国大学百强》榜单2019版,黄瑞勇、沈路宁著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万玮:着急的情绪弥漫在教育与人生的每一个角落 下一篇:如何评价中国的教育?郝景芳、周轶君答现场问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