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要闻 >文章

李镇西:不满是向上的车轮,但爱抱怨只是极端的情绪发泄

来源: 镇西茶馆 作者:李镇西 时间:2019-06-08 文档编号:15599602344269


 抱怨是人正常的情绪反应。人生一辈子,谁敢说自己从就没有抱怨过?但我这里说的是“爱抱怨”。什么叫“爱抱怨”?就是随时随地都心怀怨恨,总觉得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对不起自己,动不动埋怨和指责别人。

 

我常常在“镇西茶馆”的文章后面留言区“看到”这样的老师。

 

他们抱怨的对象有很多,但最多的是校长,有时候甚至不是抱怨了,而是直接骂校长。

 

当然,对校长的质疑、批评不能说是“骂”。任何老师都可以质疑和批评校长,这是每一个老师起码的民主权利。

 

那么,我说的“骂校长”是什么意思呢?无理指责,无端谩骂,甚至诽谤,等等。“有这样的老师吗?”当面骂校长的,估计没有,或者说几乎没有。但网上呢?请到网上去看看,骂校长成了一些人既痛快又安全的行为。反正是匿名,反正也没有人来核实你骂的内容是否属实,只要“直抒胸臆”“酣畅淋漓”就行了。

 

骂什么呢?

 

“校长不学无术,什么本事都没有。”

“我们的校长只喜欢吹牛拍马,他就是靠陪局长喝酒当上校长的。”

“校长成天在学校什么也不做,就喜欢训人。”

“校长不会上课,也不敢上课,因为他上课还不如老师呢!”

“校长就喜欢收礼,每次评职称等,他都会收很多红包。”

“校长嫉贤妒能,压抑年轻老师,自己没有理想,给搞改革的老师穿小鞋。”

“校长喜欢名利,什么荣誉都自己得,不给老师一点机会。”

“校长喜欢做表面文章,喜欢形式主义,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

“我们校长其实很腐败,食堂、校服和学校其他基建,他都吃了很多黑钱。”

……

 

天啊!按照这的说法,岂不是不学无术、吹牛拍马、不会上课、大搞腐败、贪得无厌……这样的校长在长期地、大量地存在?

 

我当然不敢说没有这样的校长,中国这么大,什么奇葩的人没有?连正国级的周永康都成了特级腐败分子,那有个别校长搞贪腐有什么不可能的?何况我身边都曾有过这样的校长——我曾经工作过的一所学校就“诞生”过一位“贪官校长”,现在此公已经因巨额受贿而被关在监狱了。

 

但我要说,这样的校长绝对是极个别的。当网上铺天盖地都在“控诉”校长们的“不学无术”而又“大搞腐败”时,我凭常识可以断定,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校长如此不堪。

 

而这些“骂校长”的老师之所以要“骂校长”,有的的确是“运气不好”遇到了不良校长,遭受了不公;但有的则未必,而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又情绪化地看待周围的环境,于是感觉自己“怀才不遇”“空有热血”“徒具理想”“备受打击”……

 

对这样的老师,我只提三点建议:

 

第一,尽量摆脱主观情绪,冷静理智地审视一下校长,我总觉得大多数校长还是善良、正直而且有抱负的,理性客观地看待校长,你的怨气可能会少一些;

 

第二,如果校长确实是个小人,那最好的办法是想办法换个单位;

 

第三,如果无法调换到另外的学校,那你就只能发愤(不只是“发奋”)上进,不断壮大自己,用实力和实绩说话——

 

当你取得了公认的教育教学成绩,比如所带班级明显优于其他班,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升学率创造了奇迹,还一篇篇文章地发表,甚至出版著作……谁还压得住你?到时候,恐怕只有校长来“讨好”你的份儿!

 

已经有无数事实证明我这个说法,如果一个老师足够优秀,必然会有许多校长来挖他;而这些足够优秀的老师,偶尔发几句牢骚是可能的,但决不可能是动辄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人——他没有那个闲工夫!

 

 

 

除了抱怨校长,有的老师还爱抱怨同事。在这样的老师眼中,周围的同事都是“素质低”,都和自己过不去,“嫉妒自己”。

 

当然,既然认为别人“嫉妒自己”,那别人肯定都不如自己。人家课上得好,很受学生欢迎,“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人家考得好,“就会搞应试教育”;人家写文章发表了,甚至出版著作,“就喜欢吹自己”……总之,谁都见不惯。一到评优选先的时候,自己没有得利,便抱怨同事的评价“不公平”。

 

还抱怨学生。“学生差”“行为习惯差”这样的抱怨,用语已经相当文明了,有时候是这样的语言:“笨死了!”“无可救药!”“脑壳里长了包块!”“脑子里进水了!”“二百加四十九——连二百五都不如!”“精神病院翻墙跑出来的!”……

 

在一些老师眼里和口中,“过去教过的学生”或者“上一届的学生”永远是优秀的,而目前面对的学生永远是最差的,总感觉“一届不如一届”。

 

从教 36 年,我经常在办公室里听到旁边的老师一边备课或批改作业,一边骂骂咧咧地抱怨(其实是在“骂”)学生。尤其是当某个学生犯了错误,有的老师更是怒火万丈,当面训斥。回到办公室,更是一副受了气的样子,向同事大倒苦水。

 

其实,当这个老师在办公室喋喋不休地骂“瘟猪子”时,人家“瘟猪子”早就把课堂上惹老师了生气的事忘得干干净净,碰见老师照样笑眯眯问好。所以说,老师爱抱怨学生,纯粹是自己找气受。

 

抱怨学生自然会“株连”其家长。“家长素质低”是一些老师的口头禅。在这些老师眼里,家长就是用来被训斥的——尤其是后进生的家长。往往是学生犯错误,家长则被“请”到学校挨批评。

 

年轻时,我亲眼看到过一位母亲被班主任叫到学校,这位母亲刚走进办公室叫了声“老师好”,班主任便劈头盖脑地一声:“你这孩子,胎教太差!”可以想见当时这位母亲有着怎样的屈辱感?

 

但同样可以想见的是,这位班主任心中积压着多大的怨气?而且她所抱怨的家长很可能不止这一个——心中装着太多的怨气,能有职业幸福吗?

 

 

 

“周围这么多的不公平,难道我连表达一下不满都不行吗?”也许有老师会质问我。我在本文中所特指的“抱怨”和我们通常说所表达不满不完全一样。

 

鲁迅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可以说,环境的改善、国家的变革乃至历史的进步都是靠大大小小的“不满”这个“车轮”来推动的。

 

但表达“不满”的目的是推动进步,是建设性的批判和可行性的建议;而“爱抱怨”的目的往往只是极端的情绪发泄,而没有建设性,其客观结果让自己“越想越气”,而且也“污染”周围的环境,传染给别人让更多的人闷闷不乐,挫伤工作积极性乃至丧失生活的热情。

 

很多年前我写过一篇题为《幸福比优秀更重要》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我不是主张面对不公不平逆来顺受,不,如果我的权益与尊严受到了侵犯,我们完全可以也应该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与尊严。

 

问题是,由于种种原因,很多时候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也不是所有的“不公平”都达到了“法律的高度”,而且种种不公也不可能在一个早晨彻底消失。那怎么办呢?还是得调节心态,从容应对。

 

何况,很多时候缠绕我们的不过是一些琐碎的烦恼,完全可以一拂了之。李白有一句诗:“空长灭征鸟,水阔无还舟。”不是天空没有飞鸟,而是晴空万里,辽阔无边,一两只鸟简直微不足道;不是水面没有船只,而是烟波浩渺,水天一色,一两只船也就微乎其微了。这是胸襟,也是心态。某种意义上说,拥有了好心态,便拥有了幸福。

 

今天我依然坚持我的观点,从长远的发展来看,没有一个真正优秀的教师会永远陷于窘境,没有一个真正卓越的教师会永远陷于平凡。也许你遇到的阻力、压制、嫉妒甚至陷害,都是真实的,但这不是你一味抱怨的理由,你要做的是强大自己。

 

有人说过,当一只鸟飞出猎人的射程时,它就安全了。当一个备受排挤和压制的年轻人,放弃抱怨、超越抱怨,而用淡定的心境、宽广的胸襟、从容的气度、专业的智慧、精湛的技能、过人的勤奋、坚韧的毅力……奋力冲出“猎人的射程”时,你就拥有了职业的幸福和心灵的自由。

 

这不比动辄抱怨更合算吗?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肯·罗宾逊:我们需要一场自下而上的教育变革 下一篇:朱永新:把难以触摸的“素养”,变成可以培养的“习惯”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