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创新 >文章

在日益联结的世界重构学校的样子

来源: 未来学校与实验研究计划 作者:暂无 时间:2018-12-22 文档编号:15454704703918

摘要:教育是培养世界的未来,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正在重新定义未来的学习。在如今日益联结的世界,数字化、个性化、平民化、终身化,全球化将是未来教育的大势所趋。但同时,学校教育也是最...

 

 (1)概述 

 

教育是培养世界的未来,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正在重新定义未来的学习。在如今日益联结的世界,数字化、个性化、平民化、终身化,全球化将是未来教育的大势所趋。但同时,学校教育也是最落后的“产业”之一。学校体系封闭,世界最先进的认知远远没有传导到核心的学校教育领域,而教育与社会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尽管教育改革在全世界各地都在进行,但大量“教育创新”只是在边缘,更不用说用系统化的思维来审视当下教育面临的主要挑战和机遇,通过社会创新的方式,来推动教育生态的变革。

 

自2016年4月创立以来,一土就致力于从以下四个维度来去构建一个面向未来的教育:一所以“全人培养”为目标的创新学校,培养内心充盈、“根植中国、拥抱世界”的新一代创造者;一个全面赋能教师的能力发展新机制,让教师的发展也能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从教育服务的提供者变成内心充盈的创造者,从传道授业解惑的传统定位中突破,成为真正的未来学习的引导者和促进者;一个终身学习的家长社区,让家长从焦虑的服务购买者变成终身学习的同行者;一个大的社区,打破学校与社会的围墙,让优质的社会资源有效有序地支持学校,让社会先进的认知能更好地进入到基础教育领域,让体制外的社会精英从批判者和逃离者变成参与者和行动者。同时,一土还通过技术平台和多层次的创新,在推进教育创新的同时,关注教育公平,进而推动教育生态的改变。

 

本文中,我们将会通过具体的案例,围绕以上几个层次,来展示我们是如何以一土学校为载体,在日益联结的世界重构学校的样子。

 

(2)指导原则

 

2017年10月,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首次发布《未来学校研究与试验计划》,《计划》旨在根据中国教育现代化2030确定的核心任务,聚焦基础教育和0-18岁儿童的发展,在新的时代条件之下,应用新理念、新思路、新技术,面向未来推动学校形态变革和全方位改革创新,更好贯彻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更好推动素质教育,更好培养创新人才。

 

的确,随着社会转型,科技迅猛发展,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个性化教育需求与日俱增的趋势,正在倒逼教育体系要发生系统变革,而不再是小修小补的变革,这是中国教育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我们讨论未来学校和未来教育的前提和基础。正如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认为,未来教育应更加重视学生的个性化和多样性,实现因材施教,更加适合的教育。

 

自创立以来,一土教育就一直致力于通过社会创新的方式,系统化地解决当下教育面临的核心问题,聚焦教育中的学习者、教师、家长、及体制外的社会精英四个主体,探索如何在新时代下,以一所创新学校为核心载体,共创一个全新的教育生态,并从学校开始,来构建一个全球优质的教育资源交流和汇聚的网络(包括学校的、社区的、社会的、国际和国内的资源),和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广泛联结和交互的学习共同体。这不是传统意义上拆掉学校的围墙,而是在更高的境界和教育品质上,来思考未来学校的发展,让教育更好地对接、甚至服务真实世界的挑战和议题。

 

就像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陶西平先生说的,“未来学校的理想…必然是一个很艰苦,渐进的过程,”作为一个只有两年半的创新教育项目,我们的探索还刚刚起步,更有待时日去检验这样的创新教育的收效,这篇论文希望通过抛砖引玉,从一土的案例讲起,来为中国的未来学校研究和实践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和样本,使未来学校的发展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民族的发展和学习成长的需要。

 

(3)实施重点

 

作为一土,我们是在做一场围绕教育的社会创新。对于本课题,我们将聚焦在在学校层面,看我们是如何通过在小学低年级开展跨学科的项目制学习,来勾勒出未来学校的原型。换句话说,通过这个项目,我们探索了如何在真实教学场景中,通过“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在达成国家教学目标的基础上,让教育更好地对接真实世界的议题,在解决真实问题的过程中,培养孩子作为21世纪人才需要具备的核心4C能力-即创造力、批判性思维的能力、沟通和协作的能力。以下案例部分将做详述。

 

(4)案例

 

PBL(项目制学习、或以问题为导向的学习),在当下的创新教育领域并不陌生,而且也被越来越多的学校践行。

 

但在小学低年级开展跨学科的项目制学习,是一土自创校以来最大的教学亮点。根据Malcolm Gladwell在其著作Outliers里写的,抢先起步有着终身的好处,(能让孩子)获得更多机会。

 

PBL的流程包括项目制定、基本的驱动问题、需要知道的/收获的知识/研究过程、互动反馈和修正迭代、公共成果展示和反馈。相较于传统的课堂学习,PBL的好处在于可以训练很多的技能,并利于儿童的性格养成。为此,我们把4C(即沟通、合作、创新、以及批判性思考能力)以及Habits of Mind的学习目标也加入到我们的项目里。

 

在一土,我们在K-3年级的每个班均开展了PBL项目制学习,希望能够通过学校在项目制学习课程的实践,来探索一个未来学校的原型,其中包含着一土希望最终构建的未来学校的许多特征和组织方式。

 

下面,我们就通过一土广州2018年春季学期在一年级开展的竹子项目,来展示我们是如何通过项目制学习(PBL)来实现1)孩子对核心知识,以及与项目紧密相关的学科内容、概念的深刻理解,在好的项目制学习中,学生得以掌握如何将所学的知识应用到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回答复杂的问题,并实现高质量的产出;2)掌握未来助力成功的关键技能,包括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协作的能力和自我管理的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21世纪的关键技能。

 

选择以学生兴趣为中心、与生活切实相关问题


驱动性问题(Driving question)的提出,要充分听取学生的声音和选择,本学期的项目主题为探究“竹子的种子从哪里来的?”没有班里孩子好奇的发问,便没有这个项目。

 

在开学的寒假趣事分享会上,班里一名孩子分享了自己在动物园里的趣事:帽子被风吹到了竹子上,竹子太高够不到。妈妈告诉他,竹子十分坚韧,可以压弯,不会断,孩子便尝试压弯竹子,成功取到了帽子。“竹子真的是太神奇了,竟然可以压这么低也不断。这么神奇的竹子,它的种子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引人深思。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可谁也没有答案。经过慎重的考虑,老师们决定放弃原本的项目计划,大胆地实践一次更真实、更彻底地以学生为中心的项目制学习,将决策权最大程度地还给孩子,让他们不断地明确他们是自己学习的主人,让他们因为这个契机更大胆地去思考,更主动地去探索。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当初彻底放手时的“忐忑”早已烟消云散,因为当问题真正来自学生、是学生最感兴趣的(high-interests)内容时,一切都变得那样自然,水到渠成。

 

鼓励大胆猜想,培养科学思维


“我猜想竹叶是竹子的种子!”

 

“我猜想竹枝是竹子的种子!”

 

“我猜想竹节是竹子的种子!”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老师并没有急于打断或否定。因为老师深知,这个项目是培养他们科学思维的绝佳机会。他们拥有奇思与妙想,敏锐地感知着万事万物,同时也不断地建构和修正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与理解。所以当我们探讨到什么叫科学、科学家是如何思考的,甚至科学家是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孩子们如同着了迷一般,不舍得停下来。我们告诉他们,如果愿意,人人都能成为科学家。因为科学研究的最初大多都是“疯狂”的、“不着边际”的想象与猜想。孩子们这一下可炸开了锅,于是便有了上文这些可爱又可贵的猜想。

 

只有猜想可不行,我们还必须实验自己的猜想,再由实验结果得出自己的结论,有理有据才够严谨。

 

孩子们严格按照了问题—猜想—实验—结果—结论的科学探究流程进行实验。大家将自己猜想的“种子”——竹叶、竹枝、竹节、竹鞭等,小心翼翼地种进了实验田里,并插上了自制的科学标签和保护它的标识牌。

 

实验的竹子甚至都是他们亲自写申请给校长,获得批准后从学校的竹林里挖出来的。

 

可是十多天过去了,地里却毫无动静,没有任何发芽的迹象。面对这个结果,孩子们们并没有放弃,他们将自己种下去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翻出来,重新做了观察分析。小朋友们发现种下去的竹叶全都黄了、干了、腐烂了。

 

竹枝、竹节亦是如此。那竹鞭呢?第一次实验等待时间有的学生在网上检索过,资料显示竹鞭可以长出竹子,还有竹米。为什么我们的没有?大家拿出原来种下去的“竹鞭”再次观察,才忽然意识到,原来我们种下去的不是完整的竹鞭,只是一部分,而这部分叫鞭根。

 

那么竹鞭是否能种出竹子呢?学生们学习了如何在种植箱里使用营养土来种植竹鞭,这次的实验很顺利,十多天后,竹鞭长出了竹子。于是大家再接再厉,尝试竹米是否能长出竹子。

 

为了搞清楚竹米到底是什么,大家打算从一般植物的种子入手。学生们对比观察了不同的种子,从家里带来各色水果蔬菜寻找种子,发现原来植物的种子是从果实来的,于是推断竹米应该也是从竹子的果实来的。老师帮大家从网上买了竹米,将竹米和其他植物的种子进行了对比观察,进一步了解竹米的特征。大家发现所有的种子剖开后里面还暗藏玄机。于是就赶紧在自己的花盆中种下了竹米,经过耐心的浇水、培育,二十多天后竹米也长出了竹子!

 

联结成人世界,解决实际问题


为了丰富学生的学习体验,增强他们的探究动力,同时联结相关领域的“专业资源”,老师们精心设计了一系列外出学习field trip。去华南植物园从五感(five senses) 角度学习认识不同种类的竹子,去华南农业大学实验室参观。

 

由于用竹鞭和竹米都种出了竹子,孩子们困惑极了:到底哪一种才是竹子的种子呢?

 

他们需要这个领域的专家的支持,于是老师们便设计了华南农业大学科学家采访活动。科学家们告诉学生们,竹鞭长出的是同龄竹,并非竹子的后代,而竹米长出的才是后代呢,小朋友们恍然大悟。

 

最终,学生们验证了全部猜想,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这个过程既是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训练科学思维,培训实验动手能力的历程。孩子们体验到了科学家怎么思考问题,如何一步步去伪存真,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实验,最终看到事物的真相。

 

获取真实反馈,用展示重新定义评估


“小朋友,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嗯,这个展板上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我很满足,只要是我自己亲手做的,我都觉得好开心。你知道竹子的种子是从哪里来的吗?你想听我给你介绍吗?”

 

为了准备自己的项目展板,孩子们遇到了许多挑战,将三个月的探究过程清晰地呈现在展板上对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然而每当想到自己的探究成果有机会展示给公众的时候,大家又继续鼓足勇气继续做下去。最终大家成功地设计出了各种造型的展板,并且在展示日当天获得了很多贴纸。

 

在项目结束后的反思活动中,老师们惊讶地看到:每个人都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亮点和加油点。最好的学习是将自己所学输出并教给别人,孩子们做到了。

 

更重要的是,当他们勇敢地迈出校园,走向华南植物园的那一刻,这个展示日便不至于“教别人”这么简单了。这样的公开展示形式打破了学校的“孤岛”状态,联结了原本“割裂”的学校和社区,促进了两者之间的交流与互动,使学习真正产生了社会价值。这样的联结也是项目制教学的核心所指,学习不是无意义的重复与机械记忆,学习是与我们的生活、生活环境息息相关的一件事情,是真实的,展示更是如此,与考试拿高分相比,这样的方式更让人充满斗志与激情。在展示日,我们便见证了这样的奇迹。

 

综上所述,以这个竹子项目为载体,我们得以尝试构建未来学校的原型。首先,我们在一线教学现场,得以真正落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最大程度地激发学生的内驱力;在课程的设计,以及围绕项目的评价标准和机制上,也充分体现了“全人培养”的目标,符合当下国际教育创新的趋势;同时,老师的角色不再仅仅是传统的“三尺讲台”上的权威,而是充分体现了一土对于教师角色的全新定位(包括学习设计者、引导者、教练、团队的协作者和文化倡导者),并以此构建了教师核心能力模型的评价体系;而项目中与科学家的采访和讨论,体现了一土在构建未来学校中打破学校与社会之间的围墙,让社会先进的认知反哺基础教育的建校思路;而在华南植物园,孩子们给路过的游人去展示项目成果,又一次彰显了一土让教育联结社区的理念。

 

 (5)附录

 

教育部文件:教育部未来学校研究与实验计划

 

未来学校的7个共同特点——未来学校的兴起、挑战及发展趋势

 



参考文献

 

From BIE Gold Standard PBL: Essential Project Design

 

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教育部:已整改校外培训机构近60% 下一篇:教育部原副部长王湛:课程就是我们施工的蓝图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