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白丁会客厅 >文章

独家 | 未来人才什么样?这位阿里巴巴前高管、著名畅销书作者这样说丨白丁会客厅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白丁 时间:2018-10-29 文档编号:15407817383820

 “白丁会客厅,往来皆鸿儒。”《白丁会客厅》是中国教育智库网和人民网·人民视讯倾心打造的有高度、有广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教育主题空间。

 

本期做客嘉宾是阿里巴巴前高管、著名畅销书《单点突破》的作者张本伟先生,他也是中国教育智库网首期“未来校长”班的首位跨界讲师。

本期节目中,他与白丁(中国教育智库网总负责人、未来学校研究院院长郑德林)畅谈对“单点型”未来人才的预期,并分享了“数据与技术”将如何改变未来教学场景。他认为,再强大的人工智能也无法替代未来教育中的“温度感”!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入本期“白丁会客厅”。

 

 

“单点型人才”将是未来人才明显特征

白丁:您长期关注未来社会的形态、未来组织的形态。请您谈谈未来社会、未来组织的形态,对未来人才的要求可能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鸿儒(张本伟):2018年有一个关键词叫区块链。区块链是在社会化组织体系成型以后衍生出来的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从这个维度出发,未来的企业越来越朝着专业化组织发展,整个社会的形态越来越更明确地形成专业分工的协作体系,企业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靠近专长。

人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单点,在某一项能力上超过大多数人,这时人和人之间,小企业和小企业之间,组织和组织之间构建可以构建起新的网状交叉的结构,组织的协作也越来越趋近于全球化。

这对每个组织中的每个个体的要求就会发生变化。每个人在大学阶段,甚至在高中阶段,就要开始思考未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专才。专才能力会成为未来人才特别明显的特征。


 

白丁:最近正在热播的电影《无双》中有句非常经典的台词——世界上每100万人中才有一个主角,成为主角的都是能达到极致的人。单点突破,或者单点型人才,与这句台词的“极致”是否一致?

鸿儒(张本伟):可以这样理解。但100万人中才会有一个主角,可能让大家觉得成为主角太难了。

今天的整个社会分工体系越来越颗粒化,移动互联网使得整个社会生态,使得我们的生活、学习和工作都有巨大变化,每个人每天接收的知识、新闻都发生了变化。随着个体接收内容的慢慢渗透,个体的价值观开始有独特的特征,技能也越来越个性化。

人才的成长体系大概可以分三层,第一层是接收到的知识点或技能。第二层是这些技术、技能或知识灵活组合,逐渐形成的体系。第三层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完整的价值观体系。

人才维度也是一样的,如果每个人每天获得的知识点形成的体系、价值观有了不一样的特征,这符合整个社会的协作性趋势,会使个体静悄悄地、不自觉地成为一个有独特特征的人才。


 

白丁:现在对于跨界、融合谈得比较多。应如何理解跨界融合与单点型人才的关系?

鸿儒(张本伟):跨界融合与“单点型人才”之间并不矛盾。人和人之间产生协同,本质是因为人和人之间先是不同的,是因为彼此能够进行价值交换。

今天企业里生产产品时,参与人员之间已经有了明确的分工,大家通过运用不同的技能进行协作,最后共同生产出产品。

未来的协同还会有一些变化。比如,企业里可能不再有专职的设计师,而是通过网络从全球寻找一位未来5天可以解决某个具体问题的设计师。有些企业内部可能也不再有具体负责开发工作的工程师,而是通过网络从全球找到一个人完成某个代码,企业甚至可以发布众筹的任务,从全球征集几位工程师来协作完成任务。

但这都要有一个大的前提,就是彼此之间有不同之处。当然彼此也要有相同的地方,比如,有时需要两个设计师完成同一份工作。

未来的产品和服务都会越来越朝“极致”的方向发展,之所以能做到极致,是因为工作中的每个个体,都具备了极致的能力。正因为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才会有协同的价值。


 

“数据与技术”将改变未来教学场景

白丁:区块链最根本的特征是去中心化,每个人都有可能参与数据记录的技术,与数据高度相关。请结合您的工作经历和研究方向,谈谈数据对未来教育和未来人才,带来什么影响?

鸿儒(张本伟):通常来说,四个维度会引发行业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

第一个维度是用户的变化。90后、95后、00后、10后的受教育者从小生存的环境不同,价值观也不一样。

第二个是技术的维度。未来5年会是技术大爆发驱动行业变化的阶段。如果这项技术能够驱动一个行业,会使得行业的整个生产效率发生变化。

第三个是政策的维度。教育是国策,教育改革需要思考培养中国未来10年、20年的新一代人才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新的竞争力。

第四是资本的维度。即使2018年整个资本市场并不是特别繁荣,但教育方面的投资是在增加的。

以上四个维度都会使行业发生改变,但是有一点更重要,那就是“数据”!

在今天的教学场景中,在校园外的家庭教育中,都会产生大量的数据。以前我们对教学过程的跟踪是相对模糊的。今天通过图片识别技术,可以捕捉和分析现场学生的表情,看学生接受知识的深度和程度。

技术的应用会让我们对教育的过程有比颗粒细度更细的管理方法,这会推动整个教学场景的改进,使得教学效率比之前高很多。

数据将来在整个学校教育领域和家庭教育场景中,会有非常广的应用。而数据的丰富性、数据采集的完备性,会带来整个教育质量和效率的提升。所以,在未来教育中,在未来学校的办学中,数据都会成为一个核心的关键词。


 

白丁:数据对未来教育的影响非常深刻,但在教学场景中,可能很多受教育者没有感知到数据对学习活动的价值,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鸿儒(张本伟):这个问题会比较复杂。我们通常看一个场景的时候,会从几个维度去思考。

首先场景里有谁。教学场景至少有老师,有学生。

第二,场景本身的物理环境的构建。

第三,通过什么方式可以激发大家的情绪。比如,教学中的互动性会使得教学过程中情绪发生变化。

第四,教学过程中产生的数据。

在数据的收集、采集方面,今天的教学场景,与线下的商业场景相比,还有差距。去年阿里提出的新零售,其实是在整个线下零售场景中,做了大量的数据采集工作,这才能搞清楚进入店铺的顾客是谁,预测顾客可能对什么感兴趣。

在教学场景方面,我们最终希望在45分钟的课堂里,学生、老师的互动能够呈现较好的结果,希望教学质量越来越高。

有时候,老师已经非常努力,但是,由于整个场景不完整,没有数据化,导致教师在改进教学时,会有一点捉襟见肘。

未来这方面不会有问题,因为全球化竞争已经进入科技竞争为核心的时代,中国也在芯片技术的研究上投入巨大,这一方面可能会带来超强的计算能力,另一方面会带来采集大量数据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放在教育场景里。

有人对此有顾虑,担心这么多数据元素放在教育场景中,是否会改变教育本身的属性和本质?

在商业化场景中,大家的顾虑会低一些,所以实施效率高。随着数据在商业化场景中的完善程度越来越高,成果越来越多,大家会思考到底怎样运用技术才更符合场景的特征和要求。

而教育是特别特殊的场景,因为它不仅仅是在传播知识,背后有非常强烈的价值观的属性。

现在有人提出,教育也要做新零售。我对此不太认同。因为新零售完成的是人、物和场的交易,我们不会在其中传播价值观和思想。但教育不同,它应该融合教书育人的功能。

所以这里涉及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到今天,技术在商业场景中也还没有完全成熟,有待进一步挖掘。第二,即使技术在商业场景中成熟了,融入教育场景中时,还要思考怎样真正与教书育人的场景做更贴切的融合。


 

AI永远不能替代未来教育的“温度感”

白丁:人工智能进一步发展,可能会使得未来人才获取知识的途径非常便捷。结合未来社会的场景,结合AI对知识获取带来的改变,未来的人才会发生什么变化?

鸿儒(张本伟):AI能够替代大量的简单劳动,比如,智能语音翻译可以替代同声翻译,甚至替代传统的速记。

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不缺计算型人才,我们缺的是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人才。这是中国现在遇到的最大的挑战。

有个词叫做颠覆式创新。之所以叫颠覆式创新,就是因为能打开另外一扇窗,而不是只在原有模型上做简单的改造或模仿。

很多人都在思考,在中国的素质教育市场中,对2岁到12岁孩子的素质教育,大家应该坚持什么,摒弃什么?

我认为,我们应该要坚持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从幼儿园阶段开始,教育体系也在朝着培养孩子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方向改革,这是因为想象力和创造力非常重要,是AI技术本身很难模仿的。

AI可以帮助解决一些原来靠计算能力实现的,可以帮人类节省做这些事情的时间,让人类有更多的时间去做“需要想法和创意”的事情,做机器人做不了的那些事情。

到今天为止,即便是最像人的仿真机器人,也很难让它拥有像人一样充分的情感和想象力。

整体而言,中国教育目前遇到的一个挑战,就是优秀教育资源的稀缺。我们需要思考有哪些优质的教育资源是可以通过AI技术进行配置,节省教师的时间成本,让人变得可以更自由,可以更充分地去做其他事情,释放自身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白丁:AI技术的快速突破,必然会使得原来一些岗位被替代。单点型人才的能力模型如果过于单一,面对AI的冲击,是否会比较脆弱?

鸿儒(张本伟):很多家长都担心孩子未来会面临被AI替代的挑战。大家可能都需要思考AI到底能取代哪些行业,以及AI在不同行业的应用场景中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虽然我们很难做到精准预判,但是,如果未来人才培养的单点能力,只是“重复性、可累积”的单点技能,就会比较麻烦。

举个例子,今天,AI使得医生诊断片子的准确率大幅提高。如果以前有人将看片子很厉害当成自己的单点技能,那他未来会遇到职业方向的挑战,但是如果我们都已经知道,AI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方式,能够替代人在这方面的工作,就会让医生在选择单点方向时,不再选择那些只依靠传统的经验累积形成的能力。

“单点能力”建立的前提是有不断迭代和突破的能力。之所以能够做到真正的颠覆式创新,完全打破原来的思维,做出完全不同的东西,本质是因为专注。

任何事物都需要有一个累积的过程。个体必须专注,明确单点,即便某一天自己的工作被机器替代了,但依然能在能力上产生巨大的跳跃,然后去创新。

知识累积不是一天就能形成的,需要一个过程,AI能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快,就如同AI会让专家的工作效率更高,达到更高的水平,但是不能替代原来的医学专家。


 

白丁:随着进一步发展,人工智能未来有没有可能取代教师和家长?

鸿儒(张本伟):孩子在2岁到4岁的阶段,开始有感知,能够接受知识,形成初期的价值导向。这个阶段,机器人可以陪孩子阅读。现在,甚至我们可以采集人类声音的元素,合成新的声音。可即便是这样的人工智能,我认为依然无法取代父母的陪伴。

我坚持认为,在教育过程中,人和人之间是有温度的,而机器人永远替代不了人和人之间的温度感。教育中的温度是绝对不能少的。在教育过程中,教育者远远不止是把知识点传授给受教育者,而是应该把内心的东西传递给学生,让学生能够感知到。人工智能即便能模仿老师的表情和动作,甚至会有电子皮肤,但依旧传递不了温度感。


 

白丁:感谢张本伟老师做客白丁会客厅。本期节目到此结束,谢谢!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特级教师于漪:每一节课都会影响学生的生命质量 下一篇:第三届学校(基础教育)创新发展研讨会深圳站开幕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