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行业观察>教育视点 >文章

从事教育工作30年,亲身参与、见证了七所学校建设的校长,这样理解学校空间设计

来源: 未来教育家杂志 作者:张友红 时间:2018-09-21 文档编号:15375222603785

空间几何万象合一

很荣幸在此与大家共同探讨空间规划、环境育人的话题。规是起、划是落,一所学校的空间环境发展,就在这一起一落之间,成为美妙的图景。

当时间与空间相遇,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变化呢?如果用老子《道德经》的诗化描述,则是:原生质,质生空,空生时,时生万物。

学校空间是怎样的呢?我们应该转化一个观念,教室不是唯一的学习空间,教室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公共空间是学校在规划中最生动,最需要开发运用的部分。

我从事教育工作已经30年,22岁开始担任校长,亲身参与、见证了七所学校的建设,也走访了不少的学校,我试图通过回顾这些经历去寻找学校空间规划的样本意义,进而寻求未来学校基于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空间样态。

 

“内” ﹠“外”

第一眼见到我所在的成都市石笋街小学的时候,它的建筑风格属于20世纪80年代城市中心的一个典型样式。三四层教学楼都是砖墙、轴线平面、平顶方盒子状。学校占地面积非常小,有关景观的设计几乎被忽略掉了。为了让窄小的操场更有绿色生机,我们栽种了一棵榕树。慢慢的,它郁郁郁葱葱,遮天敝日。学生下课后总喜欢在树下围着坐一圈,看书、聊天,还可以让学生攀爬。后来,操场的东侧总觉得有点空,我们就征询孩子喜欢什么。于是,东侧又有了一棵大树。两树棵之间的距离呈现出各自的独立性,但又没远到失去视线上的联系,这种放松的围合与树木,与小径一起,共同疏解了中轴线固有的严肃和仪式,使停留和穿梭的师生倍感亲切。后来这两棵树一棵叫感恩,一棵叫成长。

相比传统的学校建筑只是“消极”地去提供一个个分割的空间以把学生“装”进去,我们要让学生从室内走向室外,让室内与室外自然连接。学校不仅仅是教育学生的场所,也是学生的活动中心、生活中心。

 

“-” ﹠“+”

 

2008年四川“5·12”地震,学校西校区的侧楼属于危楼改造部分。在灾后重建的建筑规定中明确规定,学校建造高度不得超过五层,那教学楼的第六层空间如何利用?肯定要减掉。我们引入lofter结构,这种结构的一个优点就是可以在相同建筑高度的情况下更好地解决建筑面积不足的问题。于是,礼堂被挪到五层顶楼,在顶楼两侧各规划出一个开阔的隔音空间,偌大的落地窗,把自然光毫无保留地引入室内,“和美会厅”就这样诞生了,被认为是“学校空间的最现代风格”。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学生、家长、教师的议事厅。

2007年11月,石笋街小学成为英特尔继北京、上海之后全国第三站实验学校,获得英特尔公司无偿捐赠50台学生笔记本电脑,用于开展一对一数字化研究。“5.12”特大地震,使部分教室预制板贯通性断裂,学校封闭了教学楼,绝大部分学生有一段时间在家里自学。但是,英特尔实验班的老师发挥信息技术的优势,通过网络和学生开展教学,学习效果没受到一点影响。

减少楼层、教室,减少学习的时间、空间,增加的不是50台笔记本电脑,而是强大的技术、与互联网的高速连接,增加的是我们与世界携手、与未来同步的机遇和平台,增加了一个全新的空间和思路,带来了教育观念和教育方法的革新。可以肯定,网络空间、虚拟空间将是未来学校空间的重要支撑。

 

“上” ﹠“下”

2014年,石笋街小学举办区内一所新学校,石笋街小学新区。新区建筑面积大,我们在整个教学楼的顶部,开辟了种植田。36个班,36块种植田,一方面为师生提供学习耕种接触自然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对过去这片农田留存的一份敬意。学校操场地下的空间除了有停车场外,开发出多项功能场馆。在校园内依势而行,建造了四个园林,“梅兰竹菊”。它每一层都是叠错的,每一层都有特别的设计考量,成为师生常常研学交流的好去处。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亦是对君子美德的传扬。

我们没有像传统意义上把学校单纯地在地面上平铺,而是向上空延展和向地下延伸,有限的空间得到了效率的提升。由于上下空间的存在,更强调“用户体验”——学生的参与性,学生与环境的互动;学生与同龄人之间的互动,使得这样的场所成为了流动的人文空间。

 

“大” ﹠“小”

 

2017年9月,石笋街小学在四川天府新区领办了一所更大的学校(石笋小学南区)。学校大意味着能为一些学科提供更大的学习空间,但如何基于多元化课程的实施来规划呢?我认为,一所学校如果设计要使用50年,不只建筑结构要有50年的强度,更要能配合这50年来的教学方式与科技演进。

于是,可变式教室出现了,可大可小的空间为不同的“学习情境”作准备。教学区的桌、椅、柜子等都可以非常方便地移动,排列组合成不同的形式。可以根据人数的多少,课程的不同,重新组合教室。这种组团式或叫组群式的空间让教室的边界变得模糊。

可打开的隔墙,让室内空间与走廊结合,得到更为开阔的延展。走廊得到充分利用,增加了教室空间功能的可能性。

2012年,我在美国洛杉矶比佛利山市高中考察时,看到了一个特别的、多功能体育馆。走进体育馆首先看到的是游泳池,清澈的池水让人有想跳下去的冲动。慢慢地,游泳池不见了,被一个巨大的木盖子盖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篮球场,然后运动开始了。变化还在进行,篮球场也不见了,升起了一个大大的舞台,两边靠墙的座椅移到了场地中央,体育馆瞬间变成了一个剧场,表演即将开始……这种多功能是学校空间最好的复合性利用。

 

“融合” ﹠“突破”

学校的空间环境建设要尽可能地传承学校的历史文化,融合表达学校办学理念。由此我们学校的LOGO设计经历了三次变化。今天的石笋标志整体为中国印,中间为指纹,包围繁体的“和美”二字,寓石笋人有着中国情怀、世界眼光的独一无二特质。这样寓意深刻的标志已成为学校空间环境建设中的重要符号标志。  

我觉得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学校空间是根植于一个地点成长、呈现出来的结果。每一所学校都有它自己的自然特色和人文特色。每一所学校历史、文化往下去探索,都有非常独特的可能性。

诗圣杜甫在成都时曾写过这样一首诗:《石笋行》。君不见益州城西门,陌上石笋双高蹲,古来相传是海眼……又有《成都记》记载:我州之西,在石笋焉,天地之堆,以镇海眼,动则洪涛大滥。这里所描述的就是石笋街小学东区即本部所在地。这样一所有着历史文化的学校,旁边是永陵博物馆,于是,我们与博物馆社区共建小巷,尽量做到修旧如旧。

西区紧挨着成都市档案馆,我们在他们的指导下梳理八十多年的办学历史,建成了校史馆。新区由政府出资在学校内兴建篮球馆,与邻近中学共用图书馆。与小区公园共建竹里馆并入校园整体规划兴建,给师生留下了足够的臆想与挥毫界面。南区游泳池委托第三方经营,学校空间多角经营也为我们的管理打开了思路:实施两自一包的现代学校制度管理。

社区空间资源的重组利用,为学校的课程实施开辟了广阔的天地。如果把社区空间无限放大,那就是大地空间,自然空间。

 

“显性” ﹠“隐性”

 

对于一所学校而言,优秀的教师资源重要不重要?精心设计的课程群重要不重要?相对宽松的自由管理重要不重要?毋庸置疑,这些都很重要。而一个学校空间环境不止是提供教育的场所,其本身就是极重要的课程资源,也是非常重要的隐性课程。

在我所工作过的沙湾路小学有一处景观:羊羔跪乳。一只小羊跪着吃羊妈妈奶的感恩故事。每年新的教师、学生进校,首先就要到这个雕塑前静静站立,学习感受这个故事所带来的真挚情感。空间的体验不仅来自远距离的“欣赏”,更来自于朝夕之间的“亲炙” 。

记得在改建沙湾路小学时,我对设计师说,“学校梧桐树一到冬天就掉叶子,光秃秃的,不好看;工人费时费力不断清扫,可否把梧桐树换成四季常青的树?”设计师说了一番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树木从长出新绿到落光叶子,这就是四季的轮回,生命的一个轮回,我们改变不了,也不用改变。”他的话,让我顿时自感惭愧。好的规划设计,就是要从自然的角度来进行规划,从人性的角度来思考。

梧桐无言,却胜于言,这就是环境育人。

 

 

结语

分享这些案例,是想思考清楚在解决这些问题时,应该如何认识未来的学校教育空间?六对辩证关系,它们不是绝对的二次元对立,可以把这看作办学思想的一个超前的注解—面对困难解决困难,但并不是一个救火队员式的单纯技术议题,而是设法赋予它新的空间环境品质和兴趣增长点。

这种转换给我们一种新旧并存的视角,去审视我们曾经改建、新建的空间。我突然意识到,可以将这种融合反观的视角融入下一个校区的空间环境重新塑造中。我们应该具备这样的创新思维,更好服务学校空间规划。 

空间是一种情境,情境是外在的,情境在更好的状态中会升华为意境。中国人讲究意境,意境是心里的,所以我们规划的空间是有人的、是活动的,也是有情感的。所谓空间不空,人在其中。

从某种层面讲,学校的空间规划与设计,在相当程度上是在构建适合一校的“教育学”,它不只是砖灰之事。我们探讨“什么样的学校建筑”归根到底在追求“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室”,归根到底在于追求“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与学的方式”,更进一步说是我们的教育需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校长的空间决策及学校文化观念等,对于学校空间的设计和规划也是具有很重要意义的。校长必须花很多年的时间才有能力把心灵能量转换为空间形式。我很高兴我正在为此努力。

2030年离我们足够近,所以我们可以预想,而不是说得很科幻。

作为教育空间的规划者、设计者和使用者,我们需要有展望2030年的教育哲学远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须对有关教育和空间的问题、今天的时尚和未来的观念保持文化敏感。

在2030年,学生们将会在20世纪和21世纪建造的建筑里学习。与此同时,明天的学校通常将会是新老空间环境的大融合,同时也有全新的空间将被规划并建造。为每一个个体提供多种选择,家长和学生将会有选择的机会。

至此,借用蕴含古老东方禅宗的那句话“空间几何 万象合一”表达教育的哲思。

空间是未知的,在空间中不断发现空间环境本身,并且植根于本校的文化去发掘真正需要呈现的“空间”。

我们设计未来,也请给未来留白!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优化高等教育投入 全面推进新时代应用型大学建设 下一篇:新时代民办学校党建工作如何开展?看这个区域的答案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