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高端对话>智库访谈 >文章

李孔珍:兼顾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需求

来源: 中国教育智库网 作者:暂无 时间:2016-09-21 文档编号:14744602751147

兼顾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需求

——CAETT专访首都师范大学李孔珍教授

教育均衡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在教育均衡发展的同时,也要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2016年7月27日,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http://www.eduthink.com.cn/)特聘专家张志强、副主编李小娜就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的话题采访了首都师范大学李孔珍教授。

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既有异同,又互相补充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您如何看待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二者之间的关系?

李孔珍教授: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主要是在义务教育阶段,这是我国一项大的教育政策。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需求两者之间的关系:

首先,两者都是为了满足一定的教育需求,但是两者满足的需求不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主要是为了满足教育机会公平,选择性教育需求是为了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满足不同学生的多元化需求。

其次,这两者在我国现阶段是并存互补的。在人类社会早期,选择性教育需求更占上风,因为当时人们基本上是在社会日常的生活、生产中教育子女。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国家的诞生,国家开始承担教育的责任。到目前,国家要承担教育责任,主要是为老百姓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家庭也要承担子女教育责任,可以在子女的选择性教育需求上发挥主要作用。

再次,二者产生的背景不同。我国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急需人才,所以当时实行了重点学校制度,小学、初中、高中都设重点学校。当时该政策起了积极作用,培养了大批人才。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校际差距的扩大,老百姓都希望自己子女上重点学校。为了考上重点学校,学生的课业负担越来越重,加之当时评价学校的标准中升学率占了很大的成分,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引起了老百姓的焦虑。这时国家出台政策,小学升初中免试入学,不需要通过考试。可重点学校与一般学校依然存在,大家依然想方设法进入重点学校。加上我国改革开放到九十年代初,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建立,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起来的这批人有了相对充足的经济实力使得自己的孩子选择重点学校。另外一部分人不得不就近入学,进入一般学校。因此,“择校热”、教育公平问题成为社会热点话题。我国从教育部到各个省市一直在出台减少择校行为的政策文件,但很多年以来“择校热”问题很难解决。因此国家开始推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教育部与各个省市签订了责任书,规定要在多长时间内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因为义务教育有强制性、普惠性、免费性的特征,是公共财政,就要推进义务教育的公平与均衡发展。

教育均衡发展与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前者解决的是公平问题,后者解决的是多样化需求问题。这与历史阶段也有关系。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虽有成效,但各学校仍有差别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我国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面,现实情况怎么样?政府做了哪些努力?效果怎么样?

李孔珍教授:就现状来说,城市与农村的区别很大,市区与县域区别很大。市内校际之间的区别大一些。而在农村,在同一个县,区别会相对小一些。在市区择校行为比较严重,而在农村,择校行为没那么强。

目前第一步先追求县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在北京走得相对靠前一些,在追求优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面,各区都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比如东城区、西城区、海淀区都已经或者正在实行学区制,另外很多区县还采取了教育集团、教育集群、名校办分校、大学支持附中附小等各种形式,强校带动弱校,扩大优质资源,推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海淀一些学校还实行九年一贯制,就是为了减少学生的择校行为。一些学生上的小学虽然一般,但是能直接升入的初中不错,这些学生也许就不会去别的地方择校。再比如示范性高中,每年向周围初中分配招生名额。一些学生哪怕是在一般的初中,但是如果考到前几名,就有可能被选拔进示范性高中。这样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行为就会减弱,从而推动了均衡和公平。

在政策法律层面,2006年,义务教育法修订,规定要取消重点学校、重点班。从那以后,不再提重点学校、重点班的概念。但是,在百姓心目中,实际还是存在的。一些学校还是有很多优质资源,而另一些学校资源相对弱一些。另外,鼓励大学支持中小学,比如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都有老师专门去指导、帮助中小学发展,包括学校整体改进、课堂教学,组织一些活动促进这些学校在各方面取得进展。还推行了中小学标准化建设,无论原来是资源多薄弱的学校,现在至少硬件是过硬的,都能满足一定标准。

以上这些都是从政策、法律层面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从师资力量方面,鼓励教师、校长交流。在山区的教师,每年、每学期都有一定补助,比如交通补助或有其他补贴。城里教师如果去农村交流,对职称、晋级会有帮助。近几年,一些地方试点县管校聘,教师原来档案在学校,现在县域内教师都由各县来管,规定多少年内教师要在不同学校交流。前段时间在江苏开会,有位校长说她原来在县城里的学校工作,现在在农村,就是为了执行教师交流政策。原来住在学校,现在每天开车去学校。江苏要在两三年内全部推开教师交流政策,在别的地方可能也会逐步推开。通过这种方式就不仅仅是硬件的均衡,教师、校长在各学校之间流动起来,老百姓在公立学校中择校的行为就会减少。

有位家长说,附近的学校——首师大附小的一所分校,经常会有首师大附小的教师过来指导,互相听课,认为这学校一定不错,因此就不去别的地方选择学校了。这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措施,的确会在老百姓心中起到一定作用。当然也还存在一定问题,例如,只是有校长、教师过来指导工作,有些分校和主校还是有一定区别;名校办分校,集团化办学,如果一所优质学校要带动几十所学校发展,校长会很疲惫,精力毕竟有限。要达到实际更好的效果,还是要逐渐发展、逐渐推进,要有一个过程。但是这个框架已经搭建起来了,老百姓的获得感加强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农民工子女教育,各方仍需努力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我国特有的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也是讨论教育均衡发展时不容回避的一个话题,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李孔珍教授:国家对农民工子女的教育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气。北京很多收农民工子女的公立学校,基本上也是就近原则,只要提供了某些证明。各区政策有所不同,因为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政策不同还源自于该区内打工子弟的数量和具体情况不同。国家给了政策,在流动人口流入地是允许入学的。各个区县也有自己的政策,不过,流动人口子女入学要满足一定的条件,不可能来一个就收一个。因为校舍、师资力量原来的基础是一定的,有足够的校舍、师资力量条件才可以。如果涌入学生太多,不可能短时间内全部满足。现在北京市公立小学在校生中已经有相当大比例的非京籍学生。

从追求公平的角度,政府下了一番功夫,校长和老师也采取了各种措施,不过,还是需要继续努力,争取能为打工子弟提供更多优质的教育。

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应调动各方力量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在义务教育阶段,甚至从学前教育阶段,就有了越来越多元化的选择性教育需求。义务教育阶段,是如何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的?

李孔珍教授:政府非常关注选择性教育需求。很多公立学校都开设了选修课,小学、初中、高中都有。据了解,十一学校有大约二百门选修课,丰台五小也有相当多的选修课。这是在公立学校中通过提供选择性课程来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

另外,北京市推出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政府购买服务,每年投入5亿元用于中小学生课外体育、文艺、科普社团活动。中小学在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放学后的3点半至5点期间,都会安排课外活动,费用由财政部门补贴。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可以有自己各种各样的活动选择。

以上都是政府推动的,还有更重要的市场行为,民间的教育机构在满足选择性教育需求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什么要用市场行为引导和满足选择性需求?因为在改革开放中,我国社会阶层进一步分化,有人把我国社会利益群体分为四大利益群体,不同的阶层能够为学生提供的教育费用和条件不同,不同的家庭对孩子的希望不同。从学生成长个性来说,每个孩子兴趣、爱好不同,因材施教也是我国的传统。而市场在提供多样化方面具有独到的优势。目前来看,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相比还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因此择校行为还是主要在公立学校中。有些私立学校发展也不错,比如温州的私立学校,也有很多人选择读私立学校。

除学校外,大量的培训机构、课外辅导班在满足选择性需求上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一些县城或者集镇,好的中小学比较集中,大家都希望到好的学校读书,但是校舍有限,尤其是宿舍,很多学生家离学校比较远。于是在学校周围产生了很多机构,这些机构可能是几个人共同办的。在机构报名缴费的学生除了在学校时间外,其他时间这些机构都会管,包括午餐、作业辅导、安全等。这样的机构是应不同的需求而产生的。

可以说只要给了市场足够的政策,有什么样的需求,社会上就会产生满足需求的人员和机构。如果只靠政府,政府考虑不到那么多、那么全,加上各地的情况不同。所以有些需求就应该放给市场和社会运作。只要这样,就不仅是一些民办学校、辅导班,可能各种各样的机构都会出现。有人担心如何监督这些机构,如何保证质量。其实市场很重要的一个作用是“用脚投票”,这些机构教学质量不好,学生自然就不去这些机构,机构自然就办不下去。通过市场淘汰机制,这些机构自然就得到了家长的监督、社会的监督。

CAETT(中国教育智库网):市场解决个性化需求的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另外,公立学校中是否还有其他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方法?

李孔珍教授:首先法律要比较健全。如果放开市场,可能会产生一些纠纷,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健全的法律,各方就会各说各的道理,很难做好仲裁,也很难引导这些机构。同时应该让机构明白怎样做是法律允许的,怎样做是违法的,避免一些不确定的行为、投机的行为。

从政策方面,政府应该给予更宽松的政策。只要机构达到一定的资质,符合一定的条件就允许存在。减少限制或管制的行为,充分满足个性化需求。因为公立学校和政府的税收毕竟是有限的,政府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解决好公平问题。

在公立学校中,也要满足一部分个性化需求。除了选修课、政府购买服务外,不仅要有学校老师给学生上某个学科的课程,还可以邀请一些专家、企事业单位人士、有特长的家长等为学生上课,开设讲座,举办活动。这样既可以满足个性化需求,也可以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

 

附:

李孔珍教授简介

教育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职于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主要研究领域为教育政策、教育管理和教师教育等。200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学院,2006年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罗斯教育学院访学。2015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研究》首席专家。主持和参与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十多项,在《教育研究》、《教育学报》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多篇被《新华文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人大复印报刊资料等全文转载。所撰写的研究报告多次被教育部内参《研究动态》转载。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中国教育智库网│民办院校校长的战略型财务观 下一篇:新时代民办学校党建工作如何开展?看这个区域的答案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