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智库首页 > 教育投资>深度分析 >文章

融资额“跳水” 在线教育转入持久战

来源: 新京报 作者:张皓月 时间:2016-09-14 文档编号:14738168041083

2016年是个大限,在线教育资本市场突然遇冷。

除却大资本环境,更大的原因则是在线教育陷入了迟迟无法盈利的困局之中。2015年全年,盈利公司只占到了总数的5%,名气之大如51talk,也得在亏损之中“流血上市”。

营销成本过高、师资压力过大,教育投资周期过长,这些都成了制约在线教育盈利的障碍。

然而教育却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就是持久和必须。作为一个刚需市场,不是没有金子,而是需要从多种方向“淘金”。

在细分领域,遥遥领先的K12、稳步发展的职业培训、资金逐渐回流的外语培训及悄然兴起的儿童早教都渐渐打开了在线教育的盈利切口。而新兴的科技手段如直播、VR和大数据,也给产品体验的进一步完善提供了无限可能。

在线教育资本的寒夜里,远处透出了黎明将至的曙光。

【现状】

寒冬来袭,融资额同比下降近一半

2014年被称为在线教育市场的元年,彼时,国内在线教育机构以每天平均2.6家的速度快速萌发。资本市场也随之竞相追逐。这一热潮一直持续到了2015年。

然而,迈入2016年的关口后,在线教育的资本市场却渐渐低迷。清科私募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国内在线教育融资额达到了19.15亿美元,仅上半年就达到了8.65亿美元。而2016年上半年融资额只有4.6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89%。2015年获得融资的在线教育公司总数为338家,今年1到8月则为125家。

突然的爆发后却又走入了刹车般的骤停。资本市场为何突然对在线教育开始踌躇?一位投资人介绍,上半年的在线教育的遇冷与迟迟无法盈利不无关系。除整体资本环境外,在线教育似乎走入了盈利困顿的怪圈。长期无法回血,投资方难免对项目进行更多的周期性考量。

盈利问题是如今在线教育公司的普遍问题。2016年6月10日,在线教育机构51talk正式赴美IPO。因为仍处于大幅亏损状态,被媒体称为“流血上市”。

51talk成立不过短短五年,但从成立之初就一直亏损。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第一季度,51Talk营收分别为2170万元、5220万元、1.547亿元、7220万元,持续稳步增长;但是亏损缺口也越来越大,有增无减,2013、2014、2015年、2016年第一季度的净亏损分别为1780万元、1.117亿元、3.271亿元以及9930万元。

由于亏损额度过高,这次IPO也被业内解读为获取现金流、解决资金压力的手段。

【探因】

获客成本占客单价六成

经纬中国的投资经理牛立雄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在线教育盈利困难,首当其冲的原因就是营销成本、获客成本高。

数据显示,51talk在2016年第一季度的市场营销费用为9424万元,其中电话营销费用3180万元、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营销费用2790万元,以及品牌费用、试听课费用、助教费用等等。均摊来算,平均获客成本约为3570元,占客单价5900元的60%。

从营销花费来看,在线教育营销大都依赖于电话及互联网,手段较为单一。现在似乎仍未找到适合在线教育的营销渠道。

几千年来,教育一直与学校紧密相连。在线教育似乎很难如同电商一样纯粹依赖互联网思路来获取用户。虽然在线教育公司纷纷“烧钱”,但盈利仍然有限。

蓝驰创投投资总监黄静净认为,对于K12阶段(即从小学到高中的12年)的学生而言,学习的主战场仍在校园。但如今大部分的营销手段借助互联网或电话上的广告、软文,受众群体很难接触得到,即使看到了,也未见得能使用。

除学生外,师资也是教育的核心资源。“大部分优秀的师资还是在校园中,这与学生的状况基本相同。”黄静净介绍。

与电商不同,在现有情况下,互联网批量复制优质的教育资源几乎无法实现。从多家在线教育机构的反馈来看,起初推进的录播网课效果并不好。以师资为主的在线教育平台如今都在进行直播、小班教学甚至一对一教学的尝试。这在师资数量和师资成本两方面增大了在线教育机构的压力。

事实上,在开放了小班、一对一教学后,只是将传统教育流程的一部分搬到了线上,并没有完成互联网复制资源的优势,而且对老师的数量、水平要求也很高。之前一家在线英语一对一培训公司的公关总监甚至提到,如今并不想做太多的宣传动作,就是担心供不应求,教师资源无法及时匹配。

【反响】

家长买单谨慎

丰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吴智勇认为,在线教育平台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师资能力的限制。不单是线上,即使复制能力之强如线下的新东方,在各个城市都有培训机构,但由于教师水平不一,各地的声誉也是有褒有贬。

家长们普遍认为,如果在线上找到的教师水平不如本地的老师,那不如直接让孩子在线下机构上课。但教师的数量和水平会直接影响成本,挖掘人才和留住人才都需要高额的资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在线教育的盈利。

教育与其他品类不同的一点就是,大部分用户并非直接购买人,尤其是K12类别的教育。家长在整个盈利模式中占据到极为重要的一环。

教育投入的不仅仅是资金成本,更大一部分则是试错成本和机会成本。如果在一家在线教育机构报名学习一段时间后,学习成绩没有提升,最让家长心疼的不是金钱,而是时间。这也是不论线上还是线下,“名师”始终被追逐的原因。

黄静净表示,教育有自己独特的属性,譬如周期长,见效慢,重结果。一家刚刚兴起的在线培训机构鼓吹得再好,家长也大多会采取观望的态度。如果其他同学经过了半学期甚至一学期的学习,学习成绩得到了提升,家长才会纷纷入市。

但这段周期也给了在线教育公司很大压力。所以一开始很多机构都在打免费试听牌。但这反过来又增加了获客成本。而家长等到线上教育有一定口碑后再采取投资,且等待周期至少为半学期,这相当于也拖后了盈利周期。

因此,很多公司也在努力让家长从单纯的付款方变成在线教育中参与的一环,以便尽快获得家长的认可,同时也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

■分析

在线教育进入商业模式验证期

“每个行业兴起的前期,不赚钱都很正常。这不光是在线教育一个行业的情况。”牛立雄表示。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认为,现在的在线教育进入了商业模式的验证阶段。按照常规投资逻辑,任何行业都要经过这个阶段,在线教育也不例外。证明可以产生收入和盈利,才会被投资人继续认可。这期间资本遇冷是正常现象。

同时,现有情况也并不悲观,前期烧钱获取用户很正常。从财报数据来看,51talk现在盈利仍为负,但现金流尚充沛,而且营销的费用占据学费的比例在逐年下降,续单率也有所提升。

“教育不是一个突然兴起的朝阳产业,也不是一个火爆过后就会沉寂的行业。这与教育自身的定位有关。”吴智勇说。

吴智勇表示,教育陪伴人的一生,升学、求职、各种兴趣爱好都离不开教育。这个产业不可能衰落。而在互联网时代,教育走到线上也很自然,只是现在仍处于探索期,这其中包括教学内容,也包括教学方式。

多位从业人士认为,除却内容、学习方式的评价外,在线教育带来最大的优势就是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新京报记者从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后台获取的用户数据显示,大部分学生来自二、三、四线城市,比例远高于一线城市。

借力科技 在线教育寻突围

尽管融资的热度和额度均在下降,但不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认为,在线教育市场依然很广阔。

对于未来的突破点,从业者们认为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大领域中的细分场景,找寻最先有可能盈利的渠道;二是借力科技手段,完善产品,提供线下教育没有的服务,以此引流用户。

【市场】

“领路者”K12期待变现

从2015年至今,涵盖从小学到高中的“K12”教育累计获得9.38亿美元的融资,在融资额度方面遥遥领先于其他几大类。此外,职业培训、儿童早教等也是目前在线教育融资的热点。

在细分区域中,涵盖从小学到高中的“K12”教育仍然是在线教育的“领军”人物。

K12:跑得最快,盈利待考

清科私募通将在线教育划分为10个品类,分别是K12教育、出国留学、大学生教育、儿童早教、语言学习、职业培训、兴趣教育、教育信息化、教育综合服务和其他类别教育。从2014年至今,清科私募通共收录690起在线教育融资事件,其中排名前4位的分别是K12教育、儿童早教、语言学习、职业培训;这四类的融资数量共占据了在线教育融资总数的67%。

融资额度方面上,2015年以来,这4类教育融资占到融资总额的85.7%,其中K12教育以9.38亿美元的融资额遥遥领先于其他几大类。在C轮及以后的在线教育产业中,这4类公司的数量占到了C轮及以后在线教育公司总数的63%。

K12教育是狭窄认知中的受教育阶段,涵盖6年小学、6年中学的全学科。知识衔接扎实、密集、范围广、周期长。在这个年龄段里,学生的唯一目的就是学习,更直接来说是为了分数。且直接与高考紧密相关,非常受到家长及用户的重视。这也是长久以来“补课”非常流行的原因。无数投资人看好这个领域也是如此。

新京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在如今的K12教育产品中,主要包含了题库模式、在线课程模式和家教模式。题库模式中典型的案例就是猿题库和学霸君,前者根据学生的错误情况进行做题报告和评估,后者则主要针对于搜题答疑。在线课程模式中典型的案例是微课网,主打名师录制的10分钟短视频学习社区。而在家教模式中,比较典型的是疯狂老师,一开始进行O2O的家教对接,如今也开始进行直播领域的尝试。

在从业人士看来,K12因为潜力很大,竞争公司多,也存在很多问题。如内容产品的同质化,题库做不出风格,授课老师讲授内容大同小异等。黄静净认为,这也是和学校联系最为紧密的教育领域,单一在线上疯狂运营可能不是解决办法。从目前来看,虽然K12是教育领域中跑得最快的,但盈利状况并不占优势。

职业培训:“刚需”拉动融资

除K12之外,职业培训和语言培训也都有强烈的需求,对于有学习意愿的人来说都称得上是“刚需”。今年上半年,职业培训的融资达到了25件,而在2015年全年也仅有38件。

邢帅教育在职业培训教育中比较典型,在今年4月刚刚拿到了C轮4500万美元的融资,其借助YY平台、QQ群将用户群体发展壮大,后逐渐转型为付费教学模式,平台覆盖平面设计、网页制作、影视后期、三维动画等20多种职业技能课程。目前拥有800万用户、超过80万付费用户,年营收数亿元。

儿童早教:明年有望突破2000亿

儿童早教是由经济水平提高、二胎放开后逐渐走入市场。前段时间由北商研究院、北京大学孕婴童产业课题组、互联网教育研究院、未来工场联合发布的《2016在线教育趋势报告》中预测,2017年早教市场规模将有望突破两千亿元。

报告认为,由于如今民办幼儿园增速较慢,扩大辐射面是幼儿园市场和早教机构的大趋势。并且,儿童早教中将有一批由线下拓展为线上。

【技术】

搭上直播VR在线教育的“转型捷径”?

多家在线教育公司也在借科技的力量谋求转型,方向则对准了直播、VR和大数据。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在线教育一定会由科技来颠覆,但具体的算法、硬件的使用还在摸索之中。

黄静净认为,教育和医疗本质是相似的,最大的难题就是无法将全产业链的场景完全搬到线上。

传统线下教育的传道、授业、解惑到线上时,发现要么是环节缺失,要么是互动效果太差。即使在线一对一,也要时刻面临网络不稳定、延迟的挑战。产品如果做不好,盈利更无可能。

如今多家在线教育公司也在借科技力量谋求转型,方向则对准了直播、VR和大数据。

直播:复制线下教学

疯狂老师的K12直播平台在7月正式上线,并与腾讯达成排他型战略合作,试图通过直播打造100位网红名师。为了直播,疯狂老师还专门搭建了演播厅,以一对多模式授课,在直播过程中加强师生互动。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的发展,直播录播课用户习惯一旦培养完成,将会对传统的线下教学呈碾轧式的压力。

据悉,疯狂老师还属于试水较晚的一家。好未来、学而思等平台也纷纷在直播领域发力。

VR:沉浸式场景丰富线上教学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VR技术提供的沉浸式场景可以让线上教育场景更丰富生动,接受全方位的信息,不仅能和老师很好地互动,还能随学习内容调整所处场景,譬如在医疗手术、模拟驾驶中给学员提供实操的机会。百度教育事业部总经理张高曾认为,如果VR能做到人性化的设计,体验甚至将超过线下。

目前,新东方联合乐视开始了VR全景式教学。新东方的第一批全景英语学习课程已登上乐视全景平台,乐视也发布了匹配的终端硬件产品——手机式VR头盔LEVR COOL1,目的就是打造VR课堂的在线体验感。但现如今来看,仍受科技发展很大的限制,存在硬件设备昂贵、内容制作成本过高、很多VR硬件佩戴时间过久会晕眩等诸多问题。

大数据:蓄力个性化推送

大数据也是近两年来的热词。在教育领域,大数据的概念则来自于用户数据的长期积累,积累一定数据后可以实现个性化推送。

作业盒子上线一年有余,已有500万用户,65万日活量和65亿答题数据。9月份作业盒子也将推出一款个性化学习产品。学生每做错一道题,都会在知识点、题型、解题思路、考察能力等多维属性进行标记,还原学生知识画像,再在智能推送的过程中引导学生了解并补全知识短板。其他在线教育机构如boxfish也在利用数据记录推送学习内容。

但黄静净却认为,教育,尤其是K12教育,结果不在于学生自己个人数据的记录,而在于比较。这种大数据带来的个性推送可能效果依旧有限。

“未来在线教育一定会由科技来颠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具体的算法、硬件的使用,都还在摸索中。”牛立雄说。

扫一扫分享本页

上一篇:新学期致教师: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19条教育箴言 下一篇:这些小趋势告诉我们,为什么应试教育的堡垒正加速撞向南墙

READ 推荐阅读
提示:×